您现在的位置辽宁新闻第一时间首页 >>军事新闻>>正文

                            锡君照片-这并不是窦晓薇第一次来到于锡君的单位

                            成龙演出遇小意外

                            入伍后,張煜成為一名空軍地面保障部隊的戰士。部隊的生活像是給張煜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從生活作息到做事方式,張煜覺得自己已經「脫胎換骨」。

                            和張煜一樣,許許多多的年輕人選擇在自己的青春里留下一道亮麗的迷彩色。照片中,那一張張與「八一」有關的年輕面孔,讓我們真實觸摸到了青春的脈動,也讓我們清楚地看到了青春與祖國心跳同頻共振的樣子。

                            距離重慶涪陵1300公裡外的廣州,傅曉方最近在忙着整理資料。在「我和『八一』合個影」的徵集中,她的一張老軍裝照也成了獲贊最多的照片之一。黑白照片中,年輕的傅曉方笑容燦爛。坐在她身邊的老兵叫崔明貴,20世紀70年代,曾任原武漢軍區131野戰醫院1所所長。傅曉方把崔所長當作自己工作上的領路人,崔所長的支持與鼓勵至今讓她記憶深刻。

                            傅曉方的身份頗有些傳奇色彩。她的生父是著名抗日將領段國傑。1949年,段國傑將軍率部起義加入解放軍,後轉業到地方。她的養父母傅培章、岳琴夫婦都是老紅軍,從長征路一直走進新中國。岳琴在一次手術中喪失了生育能力,夫妻倆在段國傑困難之時收養了他的女兒。傅曉方自此也有了一個新家。

                            傅曉方的軍旅,是追尋夢想的歷程,也是追尋兩位父親從軍生涯的歷程。在一次次追尋中,她讀懂了父輩的使命,更明白了自己的責任。

                            這一次,于錫君終於答應,帶娘兒倆在營區里轉轉,不過依然要聽從他的指揮,不讓去的地方不去、不讓拍的東西不拍、不讓問的事情不問。

                            「對軍人來說,『八一』就像是路標,啥時候看到都會熱血沸騰」

                            「這是我給孩子印下的『八一』胎記,讓她時刻記得自己是軍人的娃」

                            就在幾個月前的結婚紀念日,正在北京學習的于錫君破天荒地送了一束花給竇曉薇。竇曉薇一面「不敢相信這竟是自家鋼鐵直男辦的事」,一面想着要把花擺在家裡最顯眼的位置。

                            在徵兵辦門口,張煜舉着蓋了「合格」章的字條拍了一張照片,然後蹦蹦跳跳地回了宿舍。

                            一瞬間,一輩子。那些已經舊了的軍裝,那些已經泛黃的照片,記錄的是他們一瞬間的情感,是他們與軍隊無法割捨的緣分,更是他們一輩子都執着的信念。

                            「這是我給孩子印下的『八一』胎記,讓她時刻記得自己是軍人的娃。」看到「徵集令」,竇曉薇第一時間把這張「最讓自己滿意的照片」發了過來。沒想到,照片不僅被採用,還被作為第一期的封面圖。接到採訪電話的竇曉薇,語氣里難掩興奮和激動。她說丈夫是個低調的人,但她又無比開心地向記者講述着他們的幸福生活。

                            竇曉薇是個山東姑娘,2016年春天,和空軍軍官于錫君走進了婚姻殿堂。從談戀愛開始,竇曉薇就不停地問于錫君:「什麼時候可以帶我看看你們的飛機?」于錫君就一句話:「會有機會的。」

                            當兵第二年,張煜因為表現優異,被選為保障人員之一赴俄羅斯參加「國際軍事比賽-2018」的「航空飛鏢」項目。在國際賽場上,他親眼目睹了「戰神」轟-6K起飛,目睹了殲-10A與蘇-35、蘇-30等同場競技……

                            卧室里掛在床頭的照片,成了女兒認識爸爸最直接的方式。軍裝,也成了寶寶心中「爸爸」的代名詞。

                            苦,是真的苦。驕傲,也是真的驕傲。「對軍人來說,『八一』就像是路標,啥時候看到都會熱血沸騰。」張榮說。

                            有時候,身邊的丈夫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可即便如此,他在,就很安心。

                            2016年7月19日,張煜在路邊看到了徵兵廣告。抱着「想要改變生活狀態」的想法報了名。很快,張煜參加了體檢。被通知體檢合格的那天,剛好是8月1日。

                            冬天的安徽,常常是刺骨的寒風裹着冷冷的細雨。張榮和戰友們經常在停機坪一待就是一整天。最舒服的事,就是回來吃上一碗和着辣椒的熱湯麵,回到宿舍打一盆熱水,把凍得發紅的手再燙紅了。

                            軍爸賈彥軍是陸軍某部的一名軍官。孩子滿月時,按照老家的習慣,賈彥軍擺了一排物品讓孩子「抓周」。寶寶眨着大眼睛看來看去,最後抓到了賈彥軍的臂章和一把玩具槍。從小就有從軍夢的賈彥軍十分開心,用自己的迷彩服把寶寶裹起來,拍下了寶寶和臂章與玩具槍的合影。

                            已經脫下軍裝的傅曉方,從未割捨與軍隊的不解之緣。2019年,傅曉方從軍的第50個年頭,她又一次開始了自己的追尋之旅。不過這一次,她不再只追尋父輩,更多的是追尋自己當年的歷程。

                            站在「開掛」人生起點的張煜無比慶幸,自己的青春里有穿軍裝的樣子。因為這身軍裝,他「更懂得堅持」,因為這身軍裝,他「更有目標」,因為這身軍裝,他的青春註定閃爍着更加耀眼的光芒。

                            軍嫂竇曉薇也終於「見到了飛機」,不過是沾了女兒的光。

                            女兒戴着一頂小紅帽,順着爸爸手指的方向,好奇地看着頭頂的「大傢伙」。這溫馨的一幕,映在竇曉薇的眼眸里。她迅速拿出手機,捕捉下了眼前的場景。

                            張榮把和「八一」合影的微信發到了朋友圈,也發到了戰友群里。許多人點贊,也有許多戰友給張榮留言:「真棒」「上了頭條,給咱老兵爭光了」……張榮認真地回復着每一條留言,許多年前的記憶也在一條條留言與回復中被拼接起來。

                            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在改革開放的第9個年頭,自己能從一個普普通通的山裡娃變成一名維護戰鷹安全的戰士。「終於見到了戰機,不管讓咱幹啥,這個兵當得都值了!」他說。

                            看着軍裝認識爸爸,抓着軍功章當玩具,這是屬於每一個軍人家庭的經歷。仔細想來有些無奈,但回味起來卻又有不一樣的甜蜜與幸福。

                            這是一張被張榮翻看了無數次的照片——5名年輕人身着舊式海軍軍裝,他們的背後是鮮紅的「八一」軍旗。

                            張榮曾到兒子的學校探望過。走在設施完備的訓練場,他總會想起那時他們修了又修、補了又補的一小片水泥地,那是他們「條件最好的一塊訓練場地」;吃着學校食堂花樣繁多的自助餐,他也會念叨起當年在部隊吃得最多的就是饅頭加白菜;看看兒子乾淨整潔的宿舍,他會想起18歲時住的那間漏風的屋子,也會想起睡在上鋪的兄弟……

                            就在竇曉薇和于錫君結婚的那一年,廣州大學學生張煜也遇上了可以稱之為人生轉折點的一件事——當兵。

                            這並不是竇曉薇第一次來到于錫君的單位。他們二人在同一座城市生活,可在竇曉薇看來,她是談了一場同城的「異地戀」。結婚後第一次進軍營,活動的範圍也只限於錫君辦公室。

                            「我慶幸,我的青春里有穿軍裝的樣子」

                            載譽而歸,張煜選擇回到學校繼續完成學業。周圍的一切似乎都沒有改變,可是張煜變了——回到學校的他,開始發動舍友進行每周一次的宿舍大掃除,「整個宿舍乾淨得連『樓媽』都震驚了」。生活環境改善後,張煜帶動周圍人開啟「學霸」模式,他期末考試平均分都在90分以上,不僅成為2019年學校推選的國家獎學金獲得者,還成了一名預備黨員。

                            那一年,距離中國海軍艦艇首次出訪剛剛過去兩年,人們口中津津樂道的仍是威武的戰艦。也是在那一年,中國南海風雲詭譎,身為海軍戰士的張榮和戰友們總會攥緊拳頭、鉚足勁兒,維護好每一架戰機。張榮覺得,「掌握在他們手中的,不僅僅是戰友和戰機的安危」。

                            那一天,是1991年8月1日。

                            咬着牙堅持跑下來的武裝5公里,硬着頭皮學會的專業技能,都讓張煜深深懂得了一個道理:所謂「幸運」,都是厚積薄發;所謂「開掛」,一定是吃得了別人吃不了的苦、受得了別人受不了的罪。

                            于錫君抱着女兒,溫柔地說:「飛機,寶寶,這是飛機。」

                            兒子張倚銘是聽着父親的軍旅故事長大的。同樣也是在18歲那年,張倚銘追尋着父親年輕時的腳步,考入武警工程大學,也成了一名軍人。兒子臨行前,張榮又一次翻出了那套他珍藏至今的水兵服,張倚銘站在一旁,看着父親輕輕地撫摸舊軍裝。父子倆誰也沒多說什麼,但他們都明白彼此的想法。

                            于錫君的單位,有一架早已退役的戰機擺放在營區。竇曉薇隨着于錫君的步伐,來到這裏,抬眼望去,「八一」的標識依舊清晰可見。

                            每一位軍嫂似乎都在抱怨丈夫的「言而無信」,每一個小軍娃似乎也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提前懂事。但,無論怎麼「埋怨」,他們始終會站在軍人的左邊——那裡離心房最近,那裡可以空出他的右手,讓他敬禮。

                            張榮是5名年輕人中的一個。照片里,他嘴角掛着淺淺的笑意,雙手放在褲兜里,看起來瀟洒帥氣。可事實上,那時他的心裏泛着陣陣酸楚。因為,這是他穿軍裝拍的最後一張照片。

                            每一次張倚銘回家,張榮總會說:「如果你爺爺在世,我們就可以拍一張一家三代軍人的合影。」這個未能實現的願望里,包含着這戶重慶人家為國盡忠的最質樸的情感,也包含着他們對國防事業最真誠的期盼。

                            1987年國慶節,18歲的張榮胸前戴着大紅花,站在重慶涪陵汽車站。那時的他,還不知道自己將要去往何方。他只知道,「長這麼大第一次走出大山,興奮得很」。入伍后,張榮和戰友被分配到青島,參加機電專業培訓。培訓結束,張榮被調往安徽,成為海軍航空兵某部的一名機務人員。

                            張煜把現在如同「開掛」了的生活,歸功於兩年的軍旅生涯。已經大三的張煜,一直記得新兵班班長高賽北告訴他的那句話:「當兵的,沒有什麼完不成的任務!」

                            今年端午節,新疆軍區某紅軍團在野外駐訓。為了豐富訓練之餘的生活,團里開展了製作香囊的活動。一名年輕戰士在自己製作的香囊上,勾畫出「70」和「八一」字樣,代表着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和自己是一名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士。

                            戰士說,他喜歡現在穿軍裝的自己。因為把青春刻在祖國的西北邊陲,是他覺得自己最帥的樣子。

                            從一個人到一家人,從一家人到一代人。他們的熱愛與奉獻,是國防事業發展的堅強後盾,也是屬於軍屬的獨家記憶。

                            這張3年前的合影一直被張煜存在手機里,那張徵兵「合格」的字條也一直被他夾在筆記本中。對張煜來說,這是一種紀念,更是全新生活的起點。

                            多年之後,這張已經有些泛黃的老照片被張榮的兒子張倚銘用手機拍了下來。在看到「我和『八一』合個影」的「徵集令」時,張倚銘馬上就想到了父親的這張老照片:「原本翻拍照片只是為了激勵自己,沒想到讓老爸上了頭條。」

                            這樣的事情,大概是每一名軍嫂心中共有的默契。從開始的什麼都好奇,到後來的「不聞不問」,不是不再好奇,更不是沒有關心,而是她們都知道,身邊的這個人,屬於自己,更屬於軍隊、屬於國家。

                            「機會」出現在今年農曆春節。于錫君春節值班沒辦法回家,竇曉薇就抱着女兒到軍營里陪于錫君過節。就像是一隻回歸了自然的小鳥在樹林里快樂地飛來飛去,1歲半的女兒進了軍營,「眼睛都快不夠用了」,路還沒有完全走穩,卻興奮地到處跑來跑去。

                            今日关键词:深圳被委以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