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辽宁新闻第一时间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一个认知-患有认知障碍的五位老人能撑起一档综艺节目吗

                      6岁以下免费乘车

                      「高知奶奶」胡公英今年79歲,2009年被確診為阿爾茨海默病,被告知人生還剩五年,但她也不太希望大家知道自己患這個病症,只有她女兒知道。所以在一開始跟拍導演房潤嘉有點擔心節目播出後周圍人的看法會讓她的情緒無法紓解,「但後來因為我們及時的溝通,包括她自己非常樂觀的心態,事情有了一個非常好的結果,她可以更加自信地去面對這件事情了,也有驚喜,社會各界的人,包括家裡的人都很支持她,所以這個擔憂也就不存在了」。

                      初次失憶,請多關照。很高興重新認識你在中國,每一分鐘就有一位老人走丟,死亡率為10%,大部分走失老人患有認知障礙,該病症的誤診率高達70%以上。很多老人在自己和家人未知的情況下,突然發病,忘了自己,也忘了回家的路。在中國,認知障礙的人群已經達到了近5000萬。

                      65歲的「公主奶奶」孫麗君原本是一名赤腳醫生,後來成為了婦產科主任,本來她想干到干不動,得病以後卻主動提出退休。

                      尊重現實,尊重人性,尊重變化。當我們談論「認知障礙」時,我們在談論什麼

                      但如今這家「會上錯菜的餐廳」成功「開業」,而記錄這一切的節目《忘不了餐廳》也收穫了無數好評與感動。

                      輕度認知障礙再往前發展就有可能是阿爾茨海默病,也就是我們俗稱的老年痴獃,最常見的認知症類型,占所有認知症的60%以上。節目的五位老人中,「公主奶奶」和「蒲公英奶奶」屬於阿爾茨海默病,其他三位老人則是輕度認知障礙。

                      的確,作為全國首檔關注認知障礙的記錄觀察類公益節目《忘不了餐廳》對於製作方和觀眾都是一個全新的體驗。

                      恆頓傳媒董事長曾榮在知乎這樣寫道:「他們的確無法直接接觸到,需要通過醫院、醫生、社區、養老院等組織的層層介紹以及通過家屬的層層『盤問』,才能見到他們。這讓我們更加意識到,這其實是一個非常脆弱的群體。」

                      在這樣的現狀下,我們需要一檔關注認知障礙人群的節目。但《忘不了餐廳》的上線,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忘不了餐廳》是一檔公益節目,讓更多的人了解「認知障礙病人」這一個陌生又熟悉的群體,它更是一檔名副其實的成年人綜藝,我們在歡笑與眼淚中重新思考疾病、衰老,甚至死亡。

                      面對這樣一個身體與心理都很脆弱的群體,節目組需要比想象中更加周全,從老人的工作時長、工作內容到他們的身體承受程度、現場應急準備,每一個環節都需要事無巨細地規劃,「別的綜藝節目片比是很高的,可能一整天從八點錄到晚上十一點。但是對於《忘不了餐廳》來講,考慮到老人的身體原因,我們嚴格控制着每天的錄製時間,非常有限就是中午那一餐飯,」製片人林愛西認為這也是我們節目錄製的一個很大的難點。

                      陳旭覺得節目帶給她的收穫甚至是高於節目本身的,「這個節目做完之後,我對於如何跟自己的爺爺奶奶相處有很多反思。我們這些獨生子女一代,平時不在爺爺奶奶身邊,其實與他們的交流方式可能還是比較像典型的年輕人一樣,彼此都不知道如何去表達,但以後我會有更大的耐心,更知道如何與他們相處。」

                      在選角工作開始的兩周里,他們沒有見到一位老人,更不用說可以出鏡的老人。

                      房潤嘉表示認知障礙包括很多類型,不同階段的病症各有不同,「節目並沒有美化這個疾病,而是說選擇把輕度認知障礙的真實情況展現出來了,所以如果說大家用中度和重度的病症表現,或者是這樣的一個想法來判斷節目的真實性,可能就不太合適了。」

                      遺忘是沒辦法的事,但是生活也要繼續,我們能努力做好的只有現在,努力記住我和我們的點滴。

                      昨日的記憶已被擦除,這不是電影,不是電視劇,就真切地發生在生活中。很多人讓我們學會遺忘,卻沒人教我們如何記起。

                      《忘不了餐廳》填補地不只是對阿爾茨海默病患者關注的空白,更是我們這個社會對老年人關注的空白。

                      除了選角困難,綜藝常用的「設計與劇本」在這裏不奏效了。「這個雖然也是真人秀的一種類型,但我們更多還是用紀錄片的拍攝方式來記錄這一切的。因為所有的老人是完全沒辦法去跟他做任何設計的,你只能等待他會有什麼樣的故事發生,或者是不發生,」製片人林愛西告訴藍鯨記者。

                      雖然生病了,但「公主奶奶」依然熱情天真,開業第一天她接待了一對母女,說說笑笑聊個不停,後來還主動教小女孩東北秧歌。

                      製片人林愛西認為他們不是在「美化」,而是「拒絕病恥感」,「很多時候我們會發現大家不願意去面對這個事兒,我們希望大家在輕度認知障礙的時候就積極地配合治療,希望其他患病老人能像節目里的老人一樣用陽光、正能量的態度去面對這一切」。

                      黃渤說:「我沒有想說什麼,我就想多陪他一會,就可以了。」

                      但事實證明,真實的生活往往比「劇本」更加精彩動人。

                      雖然參与者都是認知障礙患者,節目的基調卻是溫馨治愈的,可愛的爺爺奶奶常常讓觀眾捧腹大笑。但這也引發了一些網友的質疑,豆瓣用戶「貓姑娘」認為節目存在一定程度的病症美化:「作為阿爾茨海默病的家屬心情很複雜,雖然能理解節目想要鼓勵老年人樂觀生活的意圖,但是卻認為這一定程度上是對這種病症的美化,事實上是對現實中患者及其家屬的二次打擊。」

                      關於「認知障礙」,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經常用「阿爾茨海默病」、「老年痴呆症」來指代,其實這中間有着細微的差別。

                      81歲的「大橋爺爺」李東橋是一名退伍軍人,在跟拍導演陳旭眼中他是一個非常努力、認真的人。在其中一期,從沒學過英文的大橋爺爺跟店長學了一句「welcome again」打算在送客人的時候說,「我在耳機里就一直聽到他在重複這句話,只要不服務的時候他都在重複,但是等送客人走的時候,渤哥特意提醒他說,『你說一句我新教的英文』,當時他就是懵掉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說那種感受」,陳旭覺得這個時刻很戳心,「記憶劫匪」比想象中更殘忍。

                      但當第二天母女倆來和她告別,她已經認不出小女孩了,表情里除了茫然,還有自責。

                      平均年齡超過72歲,患有認知障礙的五位老人能撐起一檔綜藝節目嗎?

                      同樣是綜藝節目,節目組的身份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別的項目的選擇上面,很多時候我們可以更直白地表達『想要什麼』,但是在面對老人的過程當中,我們更多地考慮是『我們節目能給老人帶來什麼』」,面對出鏡帶來的不確定性,節目組也儘可能地站在老人的立場上面去保護他們不受傷害,給他們鼓勵。

                      「記憶劫匪」在第一期就給了我們一個不小的震撼。

                      「其實我以前覺得我的人生,我能接受的年齡其實就是28歲,很難想象以後30歲、40歲、50歲,甚至是七八十歲以後的自己是一個怎樣的樣子,會覺得不酷,害怕衰老,害怕疾病,但是看了這五位老人之後,我也希望能像他們一樣,不畏懼老,在該有的年齡做該有的事情,去豐富自己的人生,」劉琪說。

                      高知奶奶胡公英曾經可以講一口流利的法語、日語,但現在因為病症只能記住幾個單詞,「當她想這些詞想不到的時候,或者是一個人坐在角落,默默地去練習她以前能說得滾瓜爛熟的詞語的時候,會讓我覺得蠻心酸的」,作為跟拍導演房潤嘉曾經在家訪的時候注意到,在胡公英奶奶家的桌子上有一塊塑料的透明墊子,下面壓着一些珍貴的照片,「我發現她把我們的節目錄取通知書也夾在那個裡面,包括之後她有給我的小東西,她也會在小信封上寫『給嘉嘉』壓在底下,提醒自己不要忘記」,什麼樣的「記憶劫匪」,也拿不走我們的日積月累。

                      很多人都害怕變老,擔心遺忘,但經過與這些寶藏老人的朝夕相處,節目組的跟拍導演們都對現在和未來有了新的感悟。

                      就像舒淇問黃渤:「如果突然之間回去了,你會想跟你爸爸說什麼,在他還有記憶的時候?」

                      作為導演之一,同時也是病患家屬,肖楊揚知道要實現這件事是有難度的,「在我原來的印象中,這個人群上節目是不太可能的,可能任何一個製作團隊去做,都是很難去實現的事情」。

                      從《來吧孩子》、《急診室故事》到《生機無限》,恆頓傳媒有很豐富的醫療類內容製作經驗,但面對《忘不了餐廳》仍感到棘手,「之前我們拍醫療節目,病人都在醫院里,人物是相對好找的。但是現在我們面對的是一個『隱藏』着的特殊群體,而且大多數都有病恥感的,會抗拒,所以這也是一個蠻難的開始,」節目選角統籌劉琪在一開始的選角階段就遇到了很大阻礙。

                      初次失憶,請多關照「這是綜藝節目里的一股清流」,幾乎每個看過節目的人都這樣說。

                      但也因「遺忘」的殘酷讓那些「記住」更顯得溫柔。

                      今日关键词:孙杨训练备战奥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