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辽宁新闻第一时间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老人除恶-90多岁老人被列入涉黑嫌犯并征集线索

                                              西汉薄太后陵被盗

                                              (轉載請註明來源「光明網」,作者「光明網評論員」)

                                              2018年4月,民政部也曾指出:「村民自治實踐中出現的一些問題,應當準確把握政策界限,防止簡單化擴大化。」掃黑除惡是一項非常嚴肅的工作,它是對準民生痛點、難點而去,其打擊對象是重重交織的黑惡勢力。掃黑除惡的靶向,必須是牢牢把握的,界定掃黑對象時,也是要格外慎重的。

                                              75天服用600公斤中藥,這是治病嗎

                                              現如今,90多歲老人被列入涉黑嫌犯並徵集線索,不可否認的是,這已經引發了相當程度的輿論關注。當地警方在回應記者時曾說「肯定地說,不是上訪引起的。(他們)經常到派出所罵人,阻撓警車出警,具體案情不方便多講。」鑒於以往曾出現的情況,「不方便多講」恐怕是不合適的,相反,應該繼續披露細節,講清楚將其列為涉黑嫌犯的必要性究竟何在,如何擠壓乾淨所有的想象空間。否則,如果不清不楚、含含糊糊,讓人產生另有隱情的觀感,這本身也有損掃黑工作的嚴肅性。

                                              從已披露情形看,涉事兩名老人與兒子一起霸佔村委會,並「到派出所罵人,阻礙民警出警」。從這些情形看,確實有尋釁滋事的嫌疑。那麼,這樣的行為是否可以用《治安管理處罰法》或《刑法》來處理?或者一直沒有處理的原因何在,以至於要被列為「涉黑嫌犯」,並廣泛徵集線索?該行為,到掃黑專項行動時才處理,那麼可以反向推理一下,如果沒有開展專項行動,難道會一直任憑他們如此下去?

                                              從以往的案例看,確實有一些地方掃黑除惡出現了動作變形。如掃黑除惡宣傳冊列入醫生,失獨家庭成重點監管對象,摸排工作進幼兒園等,這些在事後都得到了及時糾偏。糾偏其實也是反覆校準掃黑除惡的焦點,即不斷釐清何為「群眾反映最強烈、最深惡痛絕的各類黑惡勢力違法犯罪」。

                                              光明網評論員:7月18日,江蘇省邳州市公安局掃黑辦發佈一則線索徵集通報,將一對九旬夫婦列為涉黑嫌犯。邳州市公安局陳樓派出所回應,涉事兩名老人曾與兒子一起霸佔村委會,並「到派出所罵人,阻礙民警出警」。目前,兩名老人已回家,其子被刑拘,相關線索仍在徵集當中。

                                              江蘇邳州掃黑辦懸賞徵集9旬夫妻犯罪線索,警方回應

                                                  

                                              「九旬老人」和「掃黑」關聯在一起,實在令不少人感到詫異。照理說,九十多歲,身體機能已難以「勝任」黑惡勢力的活動強度,能否組織實施涉黑犯罪,是令人懷疑的。從曝光的典型案例可知,一般掃黑除惡對象,或是村霸惡痞,或是大盜慣犯,出現九十多歲的老人,確實罕見,也難怪消息一出,輿論迅速聚焦。

                                              這背後是否存在行政瑕疵,以致難以按照法規順暢處理,從已披露的情形看,尚不得而知。但無論如何,切莫給人一種聯想,即將難以處理的棘手之事,都冠之以「掃黑除惡」,以集中力量高規格對待,藉著掃黑名義一併處理。這一問題,才是輿論驚訝背後的憂慮。

                                              今日关键词:中国速滑首夺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