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辽宁新闻第一时间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当地串通-这种“串通”是否达到了“操纵市场价格”的效果呢

                        江姐托孤信曝光

                        根據媒體報道,當地過去一碗牛肉粉,單碗9元,大碗10元,加肉5元;漲價后單碗10元,大碗12元,加肉7元。購買一碗大碗加肉的牛肉粉,從15元漲到了19元。考慮到黔西縣本身不是發達地區,這樣的漲價幅度和物價水平,引發當地民眾的質疑並不奇怪。

                        責任編輯:楊金光

                        市場監管部門基於民生考慮出手,對漲價行為進行干預,約談商家,敦促恢復了原價,這種市場的警覺性和敏感性值得肯定,但如此行政干涉是否合適,依然存在着諸多疑問。

                        這就是過度干預的代價。在充分自由競爭的領域,有形之手的介入過深,非但不能換來更健康的消費環境,反而會挫傷商家的市場積極性。而且,一碗牛肉粉的價格,關乎到消費者的民生,同樣關乎到商家的民生。如果真想營造良好的市場氛圍,監管部門的重心,更應該放在是否符合衛生標準、是否明碼標價等細節上。

                        其實換個角度來看,商家在執法部門的約談處罰下,「自願」恢複原價,對消費者來說未必就是撿了大便宜。牛肉粉所代表的餐飲行業,既然市場自由度很高,那麼價格就是供需和成本等多重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一旦成本上漲,那些被迫「自願」降價的商家,為了保證利潤一定會減少成本,所以恢複原價之後,減量將是可以預料的結果。

                        按照《價格法》第十四條,經營者不得有的不正當價格行為中,排在首位的就是,「相互串通,操縱市場價格」。除此之外,「捏造、散布漲價信息,哄抬價格,推動商品價格過高上漲的」,同樣是被禁止的行為。當地執法部門對主導的商家進行處罰,正是基於這兩項規定。

                        近日,網曝「貴州黔西牛肉粉商戶串通集體漲價」的消息引發市民關注,隨後,黔西縣市場監管局等及時調查處理,認定此番「任性漲價」背後系有商戶違規操縱。目前相關商戶已受到處理,黔西縣牛肉粉價格逐漸恢複原價。

                        當地市民表示,此次漲價的店鋪幾乎覆蓋了縣城內所有的牛肉粉店。出現集體提價,更可能的原因其實並不是串通操縱,而是這個行業的經營成本的確整體提升了。事實上當地媒體的報道也提到,不只是在黔西縣,在貴陽等地牛肉粉的價格同樣在上漲。因此把集體漲價的鍋全部扣到部分商家頭上,自然有違市場規律。

                        漲價的牛肉粉店,不僅面臨著未漲價商家的競爭,還面臨著其它餐飲品類的競爭。那麼在明碼標價、消費者自由選擇的前提下,大幅度提價,將面臨著消費者流失的風險。既然這些經營者都是分散的市場主體,為了自身利益,哪怕有人呼籲和「串通」,他們也未必會一致遵守契約,放棄既有的價格優勢。

                        然而問題在於,哪怕商家之間有「串通」,這種「串通」是否達到了「操縱市場價格」的效果呢?答案多半是否定的。和石油等基礎能源行業,以及水電氣等公用行業不同的是,牛肉粉這種餐飲行業,准入門檻極低,是市場自由度很高的領域,而且替代性很強,並不是一種消費必需品,很難實現壟斷,也沒有壟斷的必要,想要操縱集體漲價是很困難的。

                        在執法部門的通報中,此次漲價被定性為「串通漲價」。從網上流傳的當地牛肉粉店店長行業群的聊天記錄可以看到,的確有商家進行商討,呼籲集體漲價,還對牛肉的售價也進行了統一規定,這也是此次漲價波及面很廣的原因。

                        今日关键词:创业失败30万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