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辽宁新闻第一时间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脱贫丰收-村民在鹿寨县平山镇大阳村采摘蜜桔(11月7日摄)

火烈鸟可能迷路了

「今年9月,種植大戶種了200畝的大肉芥菜,平均一天請30個村民務工。」黃雪勇說,種植大戶優先請貧困戶來田裡做工,「僅這裏就有十幾位貧困戶,每人每天務工收入130元。」

「現在柑桔打出品牌了,各地收購商都來收。」擁有家庭農場的下龍興村村民廖秋告訴記者,今年預計有近20萬斤的收成,能掙30多萬元。如今,他不僅靠種植柑桔脫了貧,還在柑桔地里開起農家樂。

新華社記者劉偉、屈辰、郭軼凡剪蜜桔、分揀果、收蔬菜、喂鴕鳥、運木料……初冬時節,地處南疆的廣西鹿寨縣廣大農村一派火熱生產場面,一幅幅大地「豐收圖」不時映入眼帘。

鹿寨縣扶貧開發綜合服務中心主任陳盼說,林業科技產業園1300多名就業人員中有65名貧困群眾,每人每月平均能掙到3500元左右。

村民在鹿寨縣平山鎮石龍村禾道屯採收大肉芥菜(11月7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村民在鹿寨縣平山鎮大陽村採摘蜜桔(11月7日攝)。 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在林業科技產業園內的柳州市鴻聯木業有限公司,來自拉溝鄉的郭桂學正在車間忙活。郭桂學曾經是一個貧困戶,一直在外鄉打工。「我回到家鄉,在這裏上班,不到3年就有10多萬元收入,比在外地收入還多,關鍵還能顧家。」

「這塊地原來種過甘蔗,但一到雨季,地下水湧上來,全都淹掉了,基本沒啥收成。」黃雪勇說,依靠土地增減挂鉤的政策,鎮里得到了修繕資金,平整了土地,硬化了田間道路,修建了灌溉設施和排水道。

工人在鹿寨縣柳州市鴻聯木業有限公司裝卸木片(11月7日攝)。 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2015年,在幫扶幹部的支持下,貧困戶韋世瓊承包了村裡18畝地種植橙子和蜜桔。靠着種植水果,韋世瓊家去年脫了貧。「現在忙完自家的活,就來合作社打工,一天還能掙上百塊錢。」

返鄉就業也創業行駛在鹿寨鄉村,道路兩旁滿目蔥鬱。鹿寨森林覆蓋率近70%,經濟林面積約340萬畝。當地建起林業科技產業園,帶動不少村民脫貧致富。

「這裏沒種柑桔前是荒地,周圍貧困戶居多。」鹿寨縣有團水果專業合作社理事長陶有團說,如今荒山變果園,果樹成為貧困戶的「搖錢樹」。

村民廖秋(后)夫婦在採摘蜜桔(11月7日攝)。 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新華社南寧11月17日電題:「豐收圖」里述脫貧

記者來到平山鎮石龍村禾道屯「旱改水」項目時,正看見幾位村民忙活着打理菜園。如今旱地改造成水田后,每年可種兩季水稻,秋季收割后還可種芥菜。

原本的旱地和撂荒地改造成良田,搖身一變成為農民的「土地銀行」。

鹿寨縣委辦主任張建華說,今年全縣有8個土地增減掛項目正在施工,實施規模3200多畝,預計復墾耕地1000多畝。其中有23戶易地扶貧搬遷貧困戶因此受益。

惠農政策讓荒地變良田沿着平山鎮的鄉村道路行駛,綠油油的大肉芥菜長勢旺盛。而一年前,這片土地還是「種啥啥不成」的荒地。

有滿山柑桔,就不缺就業機會。越來越多的平山農民選擇回鄉發展,僅去年返鄉人數就超過1000人。六亮村村民吳菊艷正在一家果廠分揀蜜桔,「我來這裏務工四五年了,一天能掙100多塊錢,中午還管飯。」平山鎮鎮長黃雪勇說,全鎮400多位貧困戶在鎮里40多家果廠從事分揀工作。

在石門村鴕鳥養殖基地,幾個月大的鴕鳥來回穿梭,不時探出腦袋乞食。原本在廣州開服裝廠的覃田明返鄉創業養起了鴕鳥,將以往村民丟棄的桑枝撿來喂鴕鳥。「養殖場有200多隻鴕鳥,我負責建基地,為村民提供技術、種苗,並統一銷售鴕鳥,讓村民保底一隻掙一千。」覃田明一邊給鴕鳥餵食,一邊聊天。

鹿寨縣副縣長韋鴻英告訴記者,縣委、縣政府大力實施「優果工程」,水果產業已成為農民脫貧增收的支柱產業,2019年全縣水果種植面積32萬畝,預計產量30萬噸。

被串串碩果「壓彎了腰」的枝條下,頭戴草帽、手拿剪刀的韋世瓊正麻利地採摘「金果子」。不一會兒,她面前的塑料筐便裝得滿滿當當。

鹿寨縣委書記何世恰介紹,縣委、縣政府用活惠民政策,圍繞「鄉有特色產業、村有主導產業、戶有增收項目」目標,重點打造脫貧產業。2016年至2018年,全縣共有19個貧困村實現脫貧摘帽,貧困人口從27587人降至14000多人,貧困戶從7722戶降至4200多戶。(完)

漫山儘是「金果子」11月,平山鎮的蜜桔迎來豐收時節。登上蜜桔產業示範區的山頭遠眺,幾千畝金燦燦的果樹分佈在連綿起伏的綠水青山間,場面蔚為壯觀。

今日关键词:卷走10亿拥23套房